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综合管理

敬畏自然——病毒肆虐中的反思

2020/3/25 8:16:49 人评论

庚子之春,病毒肆虐,染数万众,夺千人命,城镇封,街巷空,车舟无影,援医逆行,民禁出进,囚于“笼中”,怯怯也,静静也,仰望苍穹,垂头反思:人类乃万物之灵长乎?然当病毒呈威而致人亡,吾辈须反省:敬畏自然乃人类生存之必需!自然界由万千物种组成,原始初,人恐于…

庚子之春,病毒肆虐,染数万众,夺千人命,城镇封,街巷空,车舟无影,援医逆行,民禁出进,囚于“笼中”,怯怯也,静静也,仰望苍穹,垂头反思:人类乃万物之灵长乎?然当病毒呈威而致人亡,吾辈须反省:敬畏自然乃人类生存之必需!

自然界由万千物种组成,原始初,人恐于自然力,敬之,畏之,赖之!

《太上感应篇》如是曰:“射飞逐走,发蛰惊栖,填穴覆巢,伤胎破卵;败人苗稼,无故剪裁,非礼烹宰,决水放火,用药杀树,春月燎猎,无故杀龟打蛇”等。如是等罪,随其轻重,夺其纪算,算尽则死。又如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所云:“禁火莫烧山林,勿登山而网禽鸟,勿临水而毒鱼虾”,则天赐福也!

然自农业社会末,人类遂由“敬畏自然”变为“征服自然,进而改造自然,于是乎,人与自然对立!劈山填海,开荒耕耘,毁森林、减草原、缩湖面,截河流,致水土流失、沙漠化、盐碱化,甚者,视野牲为仇敌,见其便杀,足下虫蛛蚂蚁亦不留情,空中蝶蛾燕鹰也不放过,捕之,踩之,灭之,快意于此焉!遂生态失衡矣。

忆往昔,1958年,中国“痛剿麻雀”旷古奇观,是年4月19日晨,北京市数百万“剿雀大军”投入战争,锣鼓喧天,鞭炮声声,枪声阵阵;老人、孩童、工人、农民、战士、学生皆上阵,手执武器,各尽所能,剿麻雀于天罗地网之中。

嗟乎!荒唐之事有悖天理,恶果终现。麻雀灭顶,害虫顿生,致谷物锐减,以致饥荒也!

20世纪以来,面对环境污染、能源危机、核武器之威胁,人类社会陷入生态危机之中。恰如恩格斯所说:“不可陶醉于我们战胜自然界之喜悦,凡获此胜者,自然界终将报复于此”!

悲哉,物欲橫流之人类丧失道德之本,自矜己为高等、智慧之神灵,可擒众生,可胜天地,可驭山川,鄙夷个体小、结构单之病毒!殊不知,细菌、病毒与人类等生物,一起构成生命共同体,众生平等,无高低贵贱、大小老少、美丑之分,其均有生存之权利与本能,发展之责任与法则!人必怜其,其方惜人!

病毒何以侵犯人类?其本寄居于野生动物之身,或蝙蝠,或果子狸,或穿山甲,其皆能和平共处,互不伤害,而人类杀之,易之,食之!丧失宿主之病毒无奈借宿于人类之躯,侵之,噬之,衰之!

面对自然,吾叹生命之伟大,面对万千物种,吾望其长生也!

敬畏自然,乃尊重生命;顺其自然,人生方安然无恙,自然九久盛哉!

“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明烛照天烧。”此出毛泽东诗《送瘟神》。

主席将“瘟”尊称为君与神,张灯送其走,而非仗剑灭其种,足以示,主席对自然之敬畏!

病毒殃民,为之奈何!教民知敬畏苍生,悟岁月静好, 归仁爱之路,遵之,循之,行之。

呜呼!如是,足矣!病毒亦非久盛而不殆,故人类之大爱聚硕大之力,遣病毒远离兮!指日可待矣!王利田

 


相关资讯

    暂无相关的数据...